星海者迷光·Yuan

请点开,感谢您。

在下星海者迷光·Yuan,
叫我/星海者/迷光/Yuan/源/那个都是可以的,按您喜欢的来。

“我追随着星海, 妄图成为去往宇宙各个角落的旅人,迷失在那细碎星光之
中。我是…谁?……Yuan,源。我最后的‘过去记忆’。”

—————————————————
头像来源:刺客约翰A.JOHN
以授权。十分感谢太太!!
背景来源:刺客约翰A.JOHN
—————————————————
虔诚的感谢所有在凹凸圈的太太,谢谢你们。
—————————————————
感谢凹凸设定创建者,谢谢你将凹凸带给我们,谢谢你为我们带来了他/她们。
我必将成为,最忠诚的,最死心塌地的,永远追随着的,渺小,但很坚定。
我爱凹凸/AOTU。

小豆之家:

Every morning see you in the daylight
每天清晨我都会见到晨光之中你俊朗的面庞
Hangover blues, I'm hangover too
昨夜宿醉带来的迷之悲伤 让我知道我的醉意也仍未散尽
Yeah, we're both a mess
是啊 我们的生活都是一团乱麻
We just can't get it right, no
但我们就是无法重回正轨
Together we're screwed, I'm looking at you
我们要是在一起就完蛋了 我正在凝视着你
We're beautiful losers
我们不过是一对美好的失败者

But beggars can't be choosers
但我们又有何选择

We drift apart until it hurts
我们渐渐疏离彼此 直到那分离让我们痛彻心扉
Then you pulled me back to earth
然后你会重新将我拉回地球
I can't explain the chemistry
我无法解释我们间奇妙的化学反应
But I know you're down for me
但我知道你为我倾心不已

Tell me who makes me laugh on a Brandy
告诉我 当我啜饮白兰地时 是谁让我大笑不止
No one but you, no one but you
那个人就是你 只有你能让我如此快乐
We're beautiful losers
我们不过是一对美好的失败者
But beggars can't be choosers
但我们又有何选择

We drift apart until it hurts
我们渐渐疏离彼此 直到那分离让我们痛彻心扉
Then you pulled me back to earth
然后你会重新将我拉回地球
I can't explain the chemistry
我无法解释我们间奇妙的化学反应
But I know you're down for me
但我知道你为我倾心不已

Every morning see you in the daylight
每天清晨我都会见到晨光之中你俊朗的面庞
Hangover blues, I'm hangover too
昨夜宿醉带来的迷之悲伤 让我知道我的醉意也仍未散尽
Yeah, we're both a mess
是啊 我们的生活都是一团乱麻
We just can't get it right, no
但我们就是无法重回正轨
Together we're screwed, I'm looking at you
我们要是在一起就完蛋了 我正在凝视着你
I'm looking at you
我就这样凝视着你

小豆之家敬上!

小豆之家:

Am I there to run?
我在运行吗?
Following the sun
跟随着太阳
City drifting
随城市漂流
Stuck in a wave
在波涛中撞击
Am I there to run?
我在运行吗?
Tasks undone
事情还未完成

City drifting
依旧随城市浮动
Wanna see you, foreign thing
想见你一面,陌生的小东西
Nowhere
在不知名的地方

Am I there to run?
我还在运行吗?
Tasks undone
事情还没做完
City drifting
还在随城市漂流
Wanna see you, foreign thing
想望你一眼,陌生的小东西
Nowhere
在不知名的地方

小豆之家敬上!

小豆之家:

Come home to the city
来到属于你我的盛世
Those dark nights calling for you
午夜星光召唤你的出现
We're the rooftop kings and queens
我们是权力顶端的国王与王后
Count sparkling
万千繁星只为我们而闪耀
Thrones of gold and silver
金银镶嵌的宝座
Got no disbelievers
所有人都诚心信奉

Look up to the sky, we are the royalty
仰望天空,我们就是权力的象征
Pika ~

Pika ~

Coliseum walls
竞技场高墙耸立
Grumble at the side
在一角喃喃自语
Chasing down the flames
追索逝去的光辉
Running through the night
在深夜徜徉驰骋
Thrones of gold and silver
金银镶嵌的宝座
Got no disbelievers
所有人都诚心信奉
Look up to the sky, we are the royalty
仰望天空,我们就是权力的象征

小豆之家敬上!

小豆之家:

Madness
伤心之感
enemies
敌对之情
are came by myself alone
都向我一人袭来
And I just need you right now
我现在只需要你
Honestly
亲爱的
do you see
看到了么

when you open your eyes
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
Do I practice to the sky till am I completely
我要一直努力直到完美巅峰
Baby I'm so type of love ringYou saw this in my breathe
亲爱的我是这么容易被爱禁锢
Baby I'm so type of love ringYou saw this in my breathe
你能感到那深入呼吸的爱么
Oh baby I sometimes
我有时感觉得到
They could keep upon you
它们围绕着你
Till it's auction
直到消弭散尽
Making love sometimes
有时候,翻云覆雨
And when my heart is racing
我的心无限加速
Baby love you don't know
宝贝,你大概不知道
how hard it is to live
活着有多不易
with the scent of your pillow on my mind
脑子里都是枕边你的味道
Don't love
不要爱我
I can feel your silo wing on my visions
我能看到你张开的双翼
I'll show you the love in taste to keep you in the night
我会把爱如数给你,只愿你留在这个黑夜里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如果夜里你离开
The sight is the completion of everything
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
that I am feeling about you
我能感觉到你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阻止你的离开
That is the only option for my expression
是我唯一的选择
and your love is the fuel
你的爱就像熊熊烈火
Your touch is the fuel
你的抚摸燃烧了我
Burning
欲火焚身
is that a future if I will bursting
这是我所期待的未来
Your touch is the fuel
你的抚摸燃烧了我
Looking your eyes and just kissing me and don't talk like just
看着你的眼睛,热情的吻我,不需要说什么
Your touch is the fuel
你的抚摸燃起了我
Your touch is the fuel
你的抚摸燃起了我
Your touch is the fuel
你的抚摸燃起了我
Oh baby I sometimes
有的时候
They could keep upon you
我的爱围绕着你
Till it's auction
直到消弭散尽
Making love sometimes
有时候,翻云覆雨
And when my heart is racing
我的心无限加速
Baby love you don't know how hard it is to live
宝贝,你大概不知道活着有多不易
With the centre of your pillow on my mind
脑子里都是枕边你的味道
Don't love
不要爱我
I can feel your silo wing on my visions
我能看到你张开的双翼
I'll show you the love in taste to keep you in the night
我会把爱如数给你,只愿你留在这个黑夜里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请你别离开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请你别离开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请你别离开
To keep you leave in the night
请你别离开

小豆之家敬上!

奇妙的音乐。我爱这个

小豆之家:

Raujika,来自日本的爵士歌手,他的歌曲将古典与现代流行元素完美结合。2010年,他推出的第一张专辑《Fairy Tale》,运用了许多和风元素和布曲,很好地将把hip-hop跟钢琴音律融合在一起。除了音乐之外,他在专辑里制作的Vocal部分也是值得细听和回味的。

小豆之家敬上!

歌词戳中人心。

小豆之家:

Starting again but the road is a circle track.
重新出发 却蓦然回到起点
Wuu~

Cause every step I take just brings me back
每次离去只会让我倍加
to you~.
想你
And I'd walk home if I could only let you go.
如果无力挽回 我仅能孑然一身
Cause the harder I run across this circle track.
因而我努力逃离回忆的圆轨道

The harder it's taking me back.
却始终无法忘记过去的一切
If I could build a bridge I would.
假如我可以在你我之间搭建一座桥
If I could build a bridge I would.
假如我可以在你我之间搭建一座桥
And name it after you.
以你的名字命名
I would climb each step by step.
我将会一步一步走近你
If I could only let you go,
如果无力挽回
if I could only let you go.
如果无力挽回
Tonight I'm finding out this time,
今夜我会抓住时机
what if I could.
尽我所能
And I'd walk home if I could only let you go.
如果无力挽回 我仅能孑然一身
Cause the harder I run across this circle track.
因而我努力逃离回忆的圆轨道
The harder it's taking me back.
却始终无法忘记过去的一切
And I'd walk home if I could only let you go.
如果无力挽回 我仅能孑然一身
Cause the harder I run across this circle track.
因而我努力逃离回忆的圆轨道
The harder it's taking me back.
却始终无法忘记过去的一切

小豆之家敬上!

kakorrhaphiophobia:

【安雷】帝王切开

天雷系设定

薛定谔的角色死亡注意

虽然是没什么看点的悬疑不过评论请不要直接剧透


  在过于湿润的季节里,这座城会开始起雾。露点温度的空气里,它们像是放大镜下的木棉球。帕洛斯载着副驾驶上的卡米尔开着雷狮的那辆恩佐从八号高速一路向安迷修的学校进发,除雾灯的喘息拍在前窗。他的学校在远离城郊的地方,护城河的那一头,雾如同要吞了世界的一部分一样越发浓重。


  穿越了棒球场和马场,他们在林立的红砖房前看见少年的安迷修,他穿着学校的双排扣西装制服,拉着一个精致的帆布行李箱朝他们招手。他和周一时他们把他送过来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化,少年的生长期似乎只体现在了他稍微长长的头发和忽然出现在他右手臂的绷带上。他棕色的头发在阴冷的天气里像是橡木上剥落下来的干皮,面带显得开朗的笑意。


  “你右手臂的绷带是怎么回事?”卡米尔摇下车窗问他。


  “和隔壁镇的学校踢球的时候擦伤了。”


  青年无言地打量他了一会儿,道:“你以后小心点。”


  “你是在关心我吗?”安迷修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然后不期待对方的回答一样,径直地去了后备箱把他不轻不重的家当塞在三个啤酒架和另一个海军蓝的皮箱之间。


  卡米尔并不怎么喜欢主动跟安迷修说话,唯一的例外是安迷修还没学会说话的时候。他那时会在雷狮没空的时候陪着安迷修,牵着他的手走在蔷薇的小道上。因为他对无言的安迷修的态度亲切许多,那让长大后的安迷修怀疑卡米尔是否只是在讨厌他的说话方式。


  安迷修进了车里之后帕洛斯将车行驶出学校的弯道。在远离城镇中心的学校里都是新鲜的空气,卡米尔摇下的车窗没有关上,于是他帽檐下的头发随风飘荡。


  “卡米尔,帕洛斯,谢谢你们来接我。一路上平安吧?”安迷修问。


  卡米尔不喜欢他叫他的名字,然而另一个称呼更让他感到不快。帕洛斯倒是从来不在乎这件事,轻快地说着:“哪里。”


  “雷狮最近的心情怎么样?”少年继续问。


  “因为你不在,或许比以往要好。”帕洛斯笑嘻嘻着道。


  安迷修年幼的脸上带着和年纪相应的情绪波动,他撇着嘴道:“说到这个份上,我是会受伤的啊。”


  “哈哈哈哈,怎么会呢?”帕洛斯的手夸张地比划着,他手上的金属手链咯拉作响,“雷狮老大一定想见你了,前段时间他看着你的照片念叨呢。”


  “你可别看错了吧。”安迷修无奈道。


  帕洛斯油嘴滑舌道:“我还不至于认错这件事,那一定是你。”


  “——那就好了。”安迷修盯着自己右手臂上的绷带,左手食指开始无意识地扣动无纺布边缘上的橡胶。本来在草地上的足球比赛不应该让他受这样的擦伤,可他摔出去的角度却诡异地磕在旁边的水泥地上。一定是命运让安迷修的右手臂上缠上了绷带。因为那件事,他的右腿上也有一道绷带,卡米尔刚才没有看到。


  拐过第三个右拐的时候他们听见不远的教堂钟声敲响,卡米尔开始动手关上车窗,安静的车里只剩下发动机和空调的运作声音。安迷修忽然问:“卡米尔,雷狮喜欢什么样的花?”


  卡米尔立刻答道: “大哥不喜欢花。”


  安迷修看着卡米尔的座椅背面,脑子里渐渐勾勒出对方那副毫无情绪波动,沉着安静的脸。他锲而不舍地再问了一句:“一年难得一次,你又在难为我。真的没有喜欢的花吗?”


  “啤酒花。”


  “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安迷修哭丧着脸放弃了从卡米尔那里打听雷狮爱好的意图。他依稀知道雷狮是不喜欢花,家里能有青铜的雕像也能有陶瓷的瓶罐,可是不能有花。雷狮讨厌一切被驯养被禁锢的东西。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以花庆祝节日是人类的习俗。


  “为什么问我。”卡米尔还是直视前方,不带起伏地说, “你生下来就和他在一起。”


  “可是我生下来之前你就认识他了啊。”安迷修伤感道,“你看,他还把我塞到这样偏远的地方,他不想时时刻刻看见我。”


  卡米尔想对他说因为你的存在就如同伤痕上的磨砂纸,不过他觉得安迷修的年纪还太小,他长大后会比卡米尔更清楚这件事。现在的安迷修像是不稳定因子的初期状态,维持着最本我的纯真。于是卡米尔思考一阵子,选出他觉得最适合的答案。


  “他不想看见的不是你。”


  安迷修那有些圆的脸上浮现疑惑的表情,但卡米尔觉得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在别人指出来的时候还是要摆出适合他的样子。


  “卡米尔,你跟人家说那么多做什么呢,”帕洛斯语气轻佻道,“安迷修,你只要知道过去的都要一笔勾销,我们是活在现在的人。这个世界早就死去的人有几十个亿,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被记得的不被记得的,他们都去世了。嘣!”


  “你这样不尊重,雷狮的手下怎么都这样?梦想和信念永不死亡。”安迷修丝毫不管自己坐在人家后座的立场,满脸正义感地批判道。


  “怪就怪你不能和我们敌对吧。”帕洛斯觉得这句话他回的漂亮。


  回程的路上安迷修让帕洛斯停在一家乡间酒精贩卖场,然后试图用长篇大论说服卡米尔帮他去里面挑一瓶送给雷狮的酒。卡米尔倒是答应的挺快,可安迷修却不能和他一起进那为了当酒窖而阴暗的店面。安迷修在外面傻愣愣地站了半天,终于是等到卡米尔给他带出一瓶像包了巧克力糖纸一样的比利时蕾芙曼。


  “谢谢。这是雷狮的口味吧?”少年打量那鲜亮的蓝色包装纸,产生怀疑。


  卡米尔板着一张脸点头,于是少年就这样轻易相信了他,笑着抱着扎了金色缎带的酒瓶回到车上。


  青年也回到了副驾驶位上。他虽然这次没有骗安迷修,但却仍觉得他缺乏一点戒心。安迷修曾死于轻信,所以卡米尔希望少年不要犯相同的错误。可是少年在雷狮的身边长大,睡在他的枕边,怎么说都该有一些教训了。只要那份甚至狂妄的大义和光明磊落不是被刻在了基因里面的什么先天缺陷,少年或多或少该受雷狮的道德熏陶。他是嫁接的产物,同时能开出梨花和桃花。


  一路上的风景是安迷修见过千千万万次的风景。即使出了那个偏远的小镇,白雾依然挥之不去。没有热度的光亮只负责让世界变得清晰,却丝毫没有透过那片沉淀已久的阴沉的力气。雷狮住在针木林的中央。把少年送到家门口时,帕洛斯下车帮他把酒瓶绑在行李箱把手上。


“你们都不去跟他打个招呼?”安迷修问。


“知难而退最可贵。”帕洛斯还是一脸过于流于表面的笑容。


“卡米尔?”


“我该走了。”青年答。


 于是安迷修有礼貌地跟远去的轿车道别,然后从白色衬衫的里侧掏出钥匙打开有些沉重的木质大门。那扇水曲柳的遗体似乎很久没动过,在久违的运动中发出嘶哑悠长的声音。安迷修拉着行李箱走进去,看着的玄关上悬挂的和他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他每次回家打开家门都像照了穿越时空的镜子。照片上的男人笑的正气凛然却不失温情,有着和安迷修一样的棕发却不同的翠绿眼睛。雷狮心情好时那是秋雨后绿绣球的颜色,雷狮心情差时那是环节动物的血绿蛋白。雷狮是他所在的世界里的帝王,再也没有和他对等的人,于是谁也不能违抗他的意思。那张照片从他有记忆时就如镇宅的摆设一般挂在那里。雷狮在下着雷雨的寒冷晚上摸着他的脸颊告诉他,他长大会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他说他是他活着的亡灵,卑鄙的转世,被诅咒的备用躯壳。


  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他了解到这个人因为粗心大意死在雷狮的手下,这个解释显得滑稽。儿童是好奇心的集成体,他以前对这件事在意的要命,于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去问了雷狮,但雷狮只是面带嘲讽地笑道:“你的生日是他的忌日。”


  那时候的记忆在他的大脑皮质里留存的不深,或许雷狮那过于刻薄的嘲讽还带着惆怅,无奈,伤感之类的东西,但他实在记不得了。雷狮大概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这么多年下来,安迷修只会对着那张照片微笑,或许弧度也和照片相同。他把箱子摆进衣帽间,脱下了皮鞋,抱着酒瓶走进客厅。液体在玻璃的容器里自由自在地晃荡,而他看见他的雷狮坐在钢铁的吧台凳上,看着窗外的海浪擦自己的来复枪,于是他一步一步走过去,抱着酒瓶踮起脚,亲昵地亲吻着雷狮的嘴唇。两双靛紫的眼眸视线相交,青年的表情看不清,少年的眼里映出的他的面容凌厉。


  “回来了?”


  少年微笑着说道:“为了您回来的。这瓶酒是卡米尔舅舅帮我挑的,母亲节快乐,雷狮。”


  “你从哪里学来的恶心话。”


  “娘胎里吧。”安迷修把酒瓶放在吧台上,又和生母做贴面吻。而对方一言不发地打量他,被夹在两人中间的来复枪在他手中像是要走火一样不悦地作响。安迷修笑的时候眉毛弯着,眼睛眯起来嘴巴咧成汤勺的侧面形状。就和他遵从墨菲定律的推论一样,他帝王切开生下的遗腹子真的和他的亡父越来越像了。雷狮一直看着他,像是透过他的骨肉看另一个灵魂的影子。终有一日,他要撕开这少年的躯壳,掏出他曾经爱的刻骨铭心又恨的咬牙切齿的男人,然后再次杀死他。


  可他也养他养到这么大,这实在有些矛盾,至少在资源的运用上。何况,他叫安迷修,他也叫安迷修。没有人知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安迷修又哪一个才是雷狮认为的安迷修,甚至谁才是真正的安迷修这件事都是谜题。安迷修进入了墓地,但安迷修行走于世界,就像千千万万个死去了又活着的简森,杰克,阿哈姆德,佛拉基米尔一样。


END



简单的来说,这是一个男男生子的世界,安和雷是死对头但是雷意外(?)怀了他的孩子,于是安实在忍不住在孩子出生那天没戒心地去看了雷,殒命……产房?

这篇的少年安的全名叫安迷修Jr.

【牙嗝】【寿命梗】 我的男孩

吃刀吃的心甘情愿,这个太棒了!!!

年玖玖:

#toothcup##寿命梗#
“维京人是为冒险而生的。”——无牙很喜欢这句略带猖狂的话,尤其是他那脸上带着一点小雀斑的男孩如是说的时候,然后这年轻的维京首领就会跳上来,金属制的义肢踏在脚蹬子上发出令人兴奋的轻微声响,然后碧海蓝天,他和他的少年飞过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牛皮纸的地图也在旅途中大到可以在晚上垫在身下睡觉。
没错,那个时候的记忆美好到让无牙在之后每个日日夜夜都能在梦中笑着醒来。
然而,在醒来之后却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时候男孩总是挠着他的下颚轻声在他耳边说我会一直陪着你。无牙也记得在男孩一生无数次战斗中,当他缺少的半片尾翼被敌人轻视时,男孩总会拍着他的脑袋骄傲的说着,小看我的龙了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哦。
他记得男孩说话时眼里的坚定。
所以他就真的以为他会一直在他身边,而自己也会一直是他的龙。
男孩确实没有食言,在他作为人类有限的生命里,他确实一直在他身边,可是,他却无法一直做他的龙。
他记得男孩临死前已经浑浊的眼睛却还是看着他笑,他叫他的名字,无牙,无牙。
他说,嘿,我的龙。
是的,没错。
无牙垂下脑袋靠在了男孩逐渐冰冷的脸庞。
你永远是我的主人,而我永远是你的龙。
你永远也是我的男孩。

无牙有一个守了几千年的秘密——从他朦朦胧胧的是一只幼龙到他成为一只上千年寿命的阿尔法——而他会继续守下去,直到当他再次见到他的男孩,直到他再次听到那他几乎刻进生命的义肢与脚蹬子碰撞的声响。
我的男孩。

码一下/

夕玥夜:

【王者荣耀】 诸葛亮 全皮肤 模型展示  

注:模型为游戏官方原模(未修饰细化),皮肤截至团战精神皮肤前,后三个为英雄战迹时期旧版模型,截图仅供同人参考,转载请注出处~ 

精分3p妙啊!我嗑爆!!!!!

一个〇失去了梦想:

给snow的签绘,我发上来自吹一下(不是

不可以用的喔: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