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者迷光·Yuan

头像来源:刺客约翰A.JOHN
以授权。十分感谢太太!!
背景来源:刺客约翰A.JOHN
—————————————————
虔诚的感谢所有在凹凸圈的太太,谢谢你们。
—————————————————
感谢凹凸设定创建者,谢谢你将凹凸带给我们,谢谢你为我们带来了他/她们。
我必将成为,最忠诚的,最死心塌地的,永远追随着的,渺小,但很坚定。
我爱凹凸/AOTU。

【雷安】燎原(完)

有猫氏:

请勿转载


——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身处的地方早已不是手术室。他茫然地瞪了窗外成对的小鸟一会儿,恍惚间反应过来现在是春天。意识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忽然集中成一支箭,刺穿安迷修的脑壳。


“雷狮呢?”他慌乱地踩着地面找鞋,手指紧紧捏住旁边护士的手臂。被他慌然失措的目光死盯着,护士尖叫一声,手中的托盘哗啦一声坠在地上,药品针管洒落得到处都是。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有多失礼,连声道歉。


“我在这里。”后背有热源贴过来,安迷修懵懂地半侧着脸,一个重物坠在他右肩。眼珠一错,便看见熟悉的黑发和长睫毛。


“雷狮……”安迷修放松地倚在哨兵的胸膛,任由他亲吻自己的太阳穴和侧脸,“我们成功了吗?”


雷狮摆摆手示意护士先出去。他没有直接回答安迷修,而是轻轻贴合他的额头。安迷修闭上眼,他所见到的是一片明亮的火原,甚至比初见时还要耀眼。雷狮的精神体挥舞权杖,将残存的暗火彻底消灭。他们建立了永久性精神链接,安迷修可以轻而易举地感受到雷狮每一次的精神波动。那些跃动的光斑亲昵地贴着他戏耍,安迷修嘴角挑了挑,手指百无聊赖地抠弄雷狮身上病号服的衣扣。解开,扣上。再解开,又扣上,乐此不疲。


“老实一点。”雷狮的喉结滚动,五指攥紧安迷修捣乱的手。安迷修不解地抬头,雷狮正巧低下头与他对视。被那视线烫了一下,安迷修因为手术不太灵活的脑筋转了转。他尝试解读雷狮那些突然紊乱的精神波,等他分析出是什么意思后,手肘一拐把雷狮按倒在床上。


“你又在心里耍流氓!”安迷修用小臂卡住雷狮的脖子,他没用力,他只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等我们彻底合了法,我可就不止在心里想了。”雷狮的手指勾住安迷修身上宽松的同款病号服,领口敞开,恼得人忍不住手臂使力,雷狮顿时露出半真半假的窒息表情。


门口有人煞风景地干咳一声,安迷修灵活地一翻身,整理被雷狮弄乱的衣领。


丹尼尔的脸上飘过一瞬间的尴尬,但他很快调整好情绪,笑着言道:“占用你们两分钟时间。先恭喜你们二人终于完成了永久性精神结合,后续的手续办理等出院后再说。我想你们现在更需要的是这个――”


丹尼尔把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雷狮。


“这什么?”雷狮一圈圈解开白线,把手伸进袋子里取文件时和安迷修对视,后者眼里同样有着困惑。


薄薄的硬纸被抽出来,金色的烫金花纹装点银灰色的底。龙飞凤舞的花体英文密密麻麻地印刻在上面,开头的一行是古老的文字。哪怕他们不能准确地读出这行字,但它的含义却深深铭刻在每一个向导和哨兵的心里。


维纳斯契约。


这是主塔专门为哨向制定的一个特别条款,如果一对哨向期望彼此结为终生的伴侣,在经过层层条件的审核后,通过者即可缔结该契约。契约签订双方不限性别,和俗世婚礼不同。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具有法律效力。在同性结婚尚停留在讨论阶段时,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有巨大吸引力的优势。


当然,维纳斯契约也需要哨向两人做出牺牲。比如终生为主塔效命,一方背叛另一方也要承担责任等等。然而过往仍有许多优秀的高契合度哨向甘愿缔结契约,不仅仅因为这样主塔再也没有权力为他们安排另外的匹配对象,更多的是,在众人面前正式承认拥有彼此的满足感驱使他们不顾后果地签订这项契约。


“安迷修,你的申请被高层批准了。你可以和你的哨兵商量一下,在下个月正式举行缔结仪式。”丹尼尔道。


听见丹尼尔的话,雷狮扭过头挑眉问:“原来这是你办的‘好事’?”


安迷修这才回想起来手术进行前两天他把相关材料交给了丹尼尔。这不是一个匆忙间决定的事情,早在他们从雨林回来之后,安迷修就起了念头。但因为中间种种波折,才拖到现在。


见雷狮满脸的不甘,安迷修知道他不满于自己抢先一步的行为。他忍着笑意伸出小拇指,一本正经地问:“雷狮先生,请问你愿意和我缔结维纳斯契约吗?”


雷狮木着脸,面无表情地勾住安迷修的小指,冷冷淡淡地说:“好吧,看在你这么积极的份上,勉强答应你。”


说完,倒是他自己没绷住情绪,笑着掐了安迷修的脸一把。


 


主塔近些年没有人申请过维纳斯契约,因为始终没有出现像雷狮安迷修这样高契合度又成功进行永久性精神结合的哨向。很多准备事宜两人都是请教的上了年纪的哨向伴侣,再参考普通人婚礼的规矩来。丹尼尔说两人可以提出更换宿舍,主塔有专门为已结合哨向准备的公寓。但是安迷修拒绝了,一是两人总在外面跑任务,不需要。再有二人都认为这间屋子有着独特的纪念意义,至今他们在餐桌上因为荤素拌嘴的画面都清晰得仿佛发生在昨日。


一个月的时间太紧张,尽管一切从简,两人也忙翻了天。仪式的举行在核心区的一处私人花园,场地是雷狮负责的。安迷修去看过一次,被里面奢华精致的布置深深惊到了。等他反复追问后才知道这处花园属于雷狮名下,再继续追问,雷狮的身家也暴露了出来。安迷修费了十分钟消化庞大的信息量,不过雷狮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他早就脱离了原来的家庭,安迷修也就不再纠结于此。


中间发生了一段哭笑不得的小插曲。本来安迷修和雷狮上午去订做仪式上要穿的军装礼服,也不知是最近的忙累导致内分泌失调还是什么原因,回去的路上安迷修突发结合热,情火烧得他浑身难受。雷狮一边庆幸今天开着自己的车出来一边疯狂脑补把安迷修拆吃入腹的正确姿势。结果他把人放在床上,进浴室拿个衣服的工夫,安迷修一针抑制剂把问题解决了。


雷狮气得用颤抖的手指了半天茫然的安迷修,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安迷修这针扎猛了,头晕目眩,自然察觉不到哨兵的小情绪。直到哨兵施力把人压在沙发上,恶声恶气地威胁着:“今天的份儿等仪式完成后我会变本加厉讨回来。”安迷修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怎样作了个大死,连着两天没敢瞧雷狮正脸。


仪式当天,几乎大半个主塔的人都来见证缔结契约现场,甚至连当初给二人做手术和护理的医生护士都提着礼物和鲜花过来。雷狮这边是他大哥和卡米尔作为家人出席。卡米尔其实并未离开核心区,在手术结束后雷狮就和他取得了联系。他们之间本没有芥蒂,只是欠缺一个面对彼此的机会。两人简单聊了聊,对当年的事很容易地释然了。丹尼尔作为提携、帮助过安迷修的前辈,代表他的家人出席。至于他一直带领指导的队员们,自然作为亲友团参加了仪式。金和安莉洁还充当了伴郎和伴娘的角色。因为是军人身份,所以两人同样要身着军装参加仪式,但款式比常服活泼许多。


仪式会场布置在露天场地,一条长长的红毯延伸至花园南北两端,最中心的位置是宣读誓词的仪式区,两侧坐满了宾客。仪式于上午十点正式开始,雷狮和安迷修在来宾的掌声与祝福声中,携手走向红毯中央。安迷修的掌心渗出潮湿的汗,雷狮悄悄捏了捏他的手指,心里安抚他,别紧张,我在呢。安迷修也通过哨向间的心理感应小声回复他,不紧张。过了两秒,又重复一遍,我不紧张。


雷狮勾了勾唇角,眼睛弯起来。


契约的誓词要由哨向伴侣照着几十年前定好的稿子亲口念出来。雷狮从丹尼尔手中接过那精致的手写稿,扫了两眼,又递还丹尼尔。他握住安迷修的双手,百合捧花夹在二人中间。安迷修不知雷狮突然不按流程来是要做什么,但他相信他的哨兵,所以诧异的情绪瞬间闪过,剩下的仍是无限的纵容和爱。


雷狮搓了搓安迷修的手指,台下起了小声的议论。他清清嗓子,示意旁人安静。


誓言不该千篇一律,此刻我向唯一的你起誓。安迷修用心听见了他的哨兵说的这句话,所以在他人还没能听见雷狮说话时,他的眼角就有笑意溢出来了。


雷狮一字一顿、清晰又虔诚地开口。


“我,一级哨兵雷狮,愿意与我的向导安迷修缔结契约。”


“我将成为他的家人。”


“与他分担所有的痛苦”


“所有的快乐。”


他的态度过于严肃凝重,让在场的宾客连呼吸声都忍不住压抑着,生怕某次混乱的呼吸都会打断如此神圣的画面,结果雷狮下句话就让在场所有人破功。


“我将从不抱怨没有肉的晚餐,不抗拒他塞进我嘴里的花椰菜。”


场下发出阵阵笑声,连安迷修都忍不住抖了肩膀,视线还不离开他的哨兵。


待人们笑得差不多了,雷狮才继续他未完成的誓言。


“我将把他视为我心中唯一的不可冒犯。”


“唯一的神圣。”


安迷修微微怔住,他没想到能在此时听见雷狮迟来的回答。雷狮的眼神彻底软化,轻声吐露最后一句。


“我将为他燃尽最后一丝火焰,为他付出整个生命。”


会场很静,静得能听见白鸽扑打翅膀和远处的钟声。唯一的喧闹是安迷修的心跳。他在想他的哨兵太好,又太坏了。他穷极所有庄严和神圣来立下誓言,让安迷修一时无法招架,甚至不知该如何做出相应的回应。


“你的回答呢?”雷狮上身前倾,有些期待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沉了沉心,又闭了下眼。再睁开时,里面仅剩下纯粹的真诚与爱意。


“我,一级向导安迷修,愿意与我的哨兵雷狮缔结契约。”


“我将包容他所有的坏脾气和恶趣味,把改变他的饮食习惯作为毕生追求。”


雷狮撇了撇嘴,宾客们又是一阵友好的笑声。安迷修反握住雷狮的手,目光融成清泉。


“我将始终伴他左右,每一片羽毛都将为保护他而存在,直到我再也无法挥动翅膀。”


“我将守护他的生命,直到我生命的终结。”


“因为他的存在,我从未如此感激我的诞生。”


安迷修的尾音一落,雷狮就迅速把阻隔两人的花束抽离,随手扔到观礼的来宾间,不再管是谁接到了祝福。他深情地吻住他的向导,他们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彼此。独属于他们二人的火的精神体于半空释放,隐隐勾勒出天神和神鸟的轮廓。神鸟温顺地低下头,天神高举手中的权杖,轻触它的前额。金红色的光芒乍起,无数璀璨光点从天而降,如同白日坠落的繁星。


深入灵魂的烙印刻下,契约已成,直到火焰熄灭,神鸟不鸣。


雷狮和安迷修在光雨中相拥。


前路仍是一片未知的黑暗,我却不必踽踽独行。穿越万千苦难和不可逃离的劫数,我与你相遇。过往的一切皆有了答案,而来日可期。


——完


完结啦,撒fafa!在我来雷安的第90天完结很有意义!产出间所有的压力和困难都已经内化为我的经验,不和大家多废话了。不出本哈,没时间修文,对这篇也不够满意。虽然完结使我满足,但最满意的永远是下一部。所以我们下一部见!(晚点会单独发lo说明接下来的更新计划)

评论

热度(1683)